您當前所在位置: 首頁>信息公開>政務動態>各區動態

廣州黃埔區 實施“灣區+”劍指高質量發展引領之區

來源:南方日報 發布時間:2019-09-27 16:07:38

  兩個走出校園沒幾年的90后,幾十平方米的辦公室,外加20多萬元的投資,用5個月時間做出了一個涵蓋寵物衣食住行各項資訊服務的APP平臺,以及與之智能互聯的實體寵物盒子,第一臺原型機將放入社區進行實地測試……

  “我來自香港,只身來廣州闖蕩。好在,我不是一個人在奮斗!”故事的主人公——香港青年葉正喬說。

  給葉正喬底氣的,除了年輕和創意,還有廣州黃埔區、廣州高新區、廣州開發區最近出臺的“港澳青創10條”,條條干貨滿滿,每年多達5400萬元的財政扶持,讓他對未來信心百倍。

  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如火如荼,黃埔區、廣州高新區、廣州開發區提出了打造“世界知識城、灣區創新源、國際人才港”的目標方向,并在今年全面實施“灣區+”戰略,連續出臺多項政策。

  勇立潮頭,奮楫爭先!黃埔區、廣州高新區、廣州開發區正著力打造新時代高質量發展引領之區,在大有可為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中大有作為。

  釋放創新活力 “4+2”格局助推高質量發展

  黃埔區、廣州高新區、廣州開發區立足自身產業基礎、資源狀況、區位優勢,主動擔當起粵港澳大灣區富有活力的“改革創新闖將”,全力推動“四區四中心”聯動發展和“一區一園”建設,構建中新廣州知識城、廣州科學城、黃埔港、廣州國際生物島與穗港智造特別合作區、穗港科技合作園的“4+2”發展格局,深度融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當中。

  圍繞大灣區建設“充滿活力的世界級城市群”方面,黃埔區、廣州高新區、廣州開發區實施“灣區+活力”工程。

  目前,該區正全力推動《中新廣州知識城總體發展規劃(2019—2035年)》獲批;科學城打造“中小企業能辦大事”先行先試區;黃埔港國際郵輪港、穗港碼頭加快建設,黃埔港現代服務創新區控規修編工作基本完成;生物島生物醫藥研發中心加速建設,在全球生物醫藥版圖中清晰標注出“黃埔位置”。同時,該區穗港智造特別合作區建設如火如荼,穗港科技合作園蓄勢待發。

  活力既有,創新則成。在圍繞大灣區建設“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”方面,該區實施“灣區+創新”工程。

  對標全球頂尖研究中心,立足原始創新、體制機制創新、開放協同創新,該區將在廣州科學城組建科學技術融合、前沿學科交叉、突破型引領型平臺型一體的“黃埔實驗室”,打造成為粵港澳大灣區乃至國家創新體系戰略力量的“科技黃埔軍校”。

  同時,黃埔區、廣州高新區、廣州開發區著力構建創新創業生態體系,建設一流重點科技基礎設施、一流重要科研機構和一流重大創新平臺,全力打造灣區創新樞紐核心區。

  聯通世界資源 攜手港澳共謀開放合作

  8月底,一場熱火朝天的動工儀式,在黃埔區、廣州高新區、廣州開發區舉行。隨著機械吊臂上下捭闔,穗港科技合作園核心區暨京廣協同創新中心宣告啟動。繼啟動建設“穗港智造特別合作區”之后,這是該區在全方位推動穗港深度合作方面建立又一座重要里程碑。

  “我們與廣州高新區的合作可以充分發揮兩方的優勢,對促進城市轉型發展、科學發展具有重要作用。”香港大學校長張翔在啟動致辭中談到。

  攜手港澳、面向世界,是黃埔區、廣州高新區、廣州開發區在圍繞大灣區建設“‘一帶一路’建設的重要支撐”方面,實施“灣區+開放”工程的重要規劃。

  作為改革開放的示范窗口,該區將發展更高層次的開放型經濟,深入開展中新科技合作和技術轉移,打造國家級雙邊合作新標桿,譜寫中新合作新篇章。

  此外,黃埔區、廣州高新區、廣州開發區也在加速復制推廣自由貿易區創新制度,踐行投資貿易自由化、便利化。大力推動廣州黃埔綜合保稅區建設,支持保稅研發監管制度創新,加速大灣區黃埔口岸物流一體化,推動自由貿易更出彩。

  開放包容的胸襟帶來了眾多交流合作。在圍繞大灣區建設“內地與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區”方面,該區實施“灣區+合作”工程。以“灣區通”工程為牽引,大力推動規則、機制、標準的聯通、貫通、融通,讓資源要素便捷流動。該區將主動對接香港“再工業化”,推動科技合作有機聯通。并且,黃埔區、廣州高新區、廣州開發區對標港澳營商規則,推動營商環境無縫貫通,把優化營商環境作為全面深化改革的頭號工程。

  推進民生事業 融入大灣區“1小時生活圈”

  去年年底,車如長龍的豐樂北路上,風一吹卷起滾滾煙塵。街旁密布的倉庫、修車檔、小作坊等“散亂污”場所,像一塊塊城市“頑疾”,長在大地上。

  城市更新對于廣州這座超大城市來說是一場硬仗。然而,今年新春后不久,黃埔區大沙街道僅用了180多天時間,讓頑疾除了、產業興了、荷包鼓了、環境美了。

  如今,原來的“散亂污”地塊周圍,總投資約25億元的創新中心正在有條不紊地建造、“三步一祠堂五步一私塾”的橫沙古村將被精雕細琢融入現代產業項目……“大沙經驗”成了廣州推動高質量發展、老城活化煥新生的鮮活注腳。

  在圍繞大灣區建設“宜居宜業宜游的優質生活圈”方面,該區實施“灣區+生活”工程。以增強群眾的獲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為出發點和落腳點,該區摁下民生事業“快進鍵”,魅力黃埔綻放亮麗光彩。

  該區將進一步對接大灣區互聯互通路網格局,構建山海相連、四通八達的綜合交通運輸體系,深度融入大灣區“1小時生活圈”。同時,繼續推進“四治”環境綜合治理工作,加快省“三舊”改造改革創新試點建設,全面推廣魚珠智谷、印象黃埔等村社微改造典型經驗,推動鄉村振興,打造嶺南特色精品示范村,開展美麗鄉村群、示范社區建設。加快建設“四大片區”的重點商圈,發展智慧社區、高端商業等生活性服務業,鞏固擴大2017年以來“月亮經濟”發展成果,繁榮“夜間經濟”,譜寫黃埔新“夜曲”,持續優化人居環境。

  此外,該區將引進港澳優質醫療衛生資源,加快區域醫療聯合體和區域性醫療中心建設,加速建設廣州巴塞羅那國際醫院、匹茲堡大學醫學中心等高端醫療項目,融合大灣區文化共生和傳統合作優勢,建設大灣區多元文化創新中心,促進民生福祉再提升。

  一線走訪

  中新廣州知識城打造灣區創新高地

  為人才造家園,為產業開綠燈

  沿著九龍大道行駛,大型起重機不斷映入眼簾。

  在充滿希望與生機的中新廣州知識城的土地上,短短兩年內,GE生物科技園、百濟神州、康方生物等世界知名生物醫藥項目已蓋起數層樓房。

  “我們距離在一兩公里范圍內,都是‘鄰居’。”百濟神州高級副總裁劉建表示,這個國際生物醫藥創新園,將打造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生物醫療健康產業重鎮,將廣州以及粵港澳大灣區的生物醫藥發展抬高了一個層級。

  擁抱全球尖端科技,人才是核心紐帶。“在過去一年時間里,百濟神州創始人、美國科學院和中國科學院院士王曉東,來了廣州不下10次。”百濟神州生物藥業有限公司業務運營副總裁尚立斌說。

  知識城如何面向全球持續地吸引更多“王曉東”的駐足?實踐表明,知識城始終堅持“人才是第一資源”,堅持“有山有水有風光、生產生活有生態”,全面提升知識城戰略性平臺建設,積極打造國際人才港。

  “不僅包括傳統意義上的生活配套、物理空間的打造、交通的連貫性,還包括了知識產權保護、產業組團建設、營商環境提升。”廣州知識城騰飛科技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黃國祥介紹,他們研究了世界上的知識經濟中心后得出一個結論:要吸引全球人才,離不開五大元素,人才、宜居性、生態系統、建成環境和政府扶持。

  同樣在中新廣州知識城,9月20日剛剛結束的粵芯12英寸芯片投產活動,引來了眾多中外媒體的關注。“如果落戶在其他地方,不會有這么高的效率。我想這叫世界級速度。”粵芯半導體技術有限公司副總裁李海明透露,項目前年12月奠基、去年3月打樁、10月完成封頂。今年3月首批設備搬入、6月開始投片、9月投產。

  從知識城出發,沿著廣深港澳科技走廊,1小時可達東莞、深圳。連同周邊的港珠澳等城市,粵港澳大灣區有著全球反應最快最完整的電子信息產業鏈。

  “粵芯立足知識城,依托珠三角地區協同創新網絡,將解決粵港澳大灣區內電子信息產業、汽車制造、物聯網等領域的模擬芯片生產應用問題。”李海明坦言。

  麥肯錫全球董事合伙人陳洸表示,粵港澳大灣區要成為國際科技創新中心,開放型的協同創新生態顯得尤為重要。具備國際化基因的知識城,將成為培育灣區內“世界級企業”的關鍵“跳板”。

  這與知識城的“自我”要求不謀而合。如今,全國領先的知識產權運用和保護綜合改革試驗田已經落戶當地,知識城開啟了建設科技創新引領區,打造灣區創新源的新步伐。廣深港澳科技創新走廊“引力地帶”,正在知識城加速形成。

  見證觀察

  廣州開發區戰略研究院特聘顧問陳益平:

  以“產城融合”

  推進高質量發展

  廣州開發區從1984年12月建立至今,已走過了近35年的歷程。從產業區形態來看,廣州開發區西區是第一代產業區形態。后來由于當地的土地發展空間所限,1993年后開發的廣州開發區東區和永和片區成為了1.5代產業區形態。

  當時,經濟技術開發區的任務是“三個引進”:引進國外資金、引進國外先進技術、引進國外先進管理經驗。產業的基本形態是以外資為主的制造業和以“三來一補”為特質的出口加工產業。彼時的規劃思想是,最大限度地釋放產業空間、保證工業用地,形成規模化的產業區和產業聚集,帶動開放和外向型經濟發展。

  自從廣州高新區與廣州開發區實施機構合署辦公,并設立廣州科學城以來,廣州開發區進入了產業區2.0時代。進入21世紀,高新技術產業區的產業形態發生了變化:由以“三個引進”為主,開始轉向培育發展高新技術產業,把自身技術進步和科技創新提到了產業區規劃建設的日程上。

  產業的發展,要求地區載體由單一的產業區開始向產城融合轉變。廣州科學城在這一歷史背景下建成。經歷20年的發展,我們看見了兩條主線逐漸融合:一條是產業的轉型升級,一條是產業區城市功能的轉型升級。這是一個產城融合的過程、一個城市化的過程。

  再后來,由于科學城的開發空間日益減少,2009年1月,廣州開發區正式啟動了九龍片區的開發工作。當時,政府提出建設“科學城北區”,打造科學城的“升級版”。

  2010年6月,知識城正式奠基。該片區是在省委省政府的支持下,與新加坡合作建設的區域。由此,知識城具有了大量新加坡元素,并對標新加坡的產業園區、科技園區。當地研究了新加坡產城融合的發展路徑,進而擴大到學習新加坡的城市形態和空間布局,參考新加坡城市發展的過程和未來走向等。

  知識城是廣州開發區的2.5代產業區,還是3.0代產業區?或許,我們不能用第幾代產業區來定義知識城,它是一個產城融合的新型城市形態,一個未來的城市形態。

  在廣州開發區近35年發展歷程中,產業園的興衰和產業園的轉型與企業的發展直接相關。據統計,制造業中小企業的平均壽命,在美國是8年,在日本是12年,在中國則是3年。可以說,企業的興衰帶來了產業的迭代,進一步造就了產業園的迭代發展。

  35年的發展同樣告訴我們,在實現產城融合的歷史過程中,產業的地位作用、不同產業的聚集和活躍程度,吸引著不同類型和不同結構的人群,引領產城融合的城市形態和走向及變遷。

  在新形勢下如何進一步做到產城融合,推動黃埔區、廣州高新區、廣州開發區高質量發展?陳益平認為,要建立以生態為基礎,以產業為導向,以城市為載體,以人居為核心的發展路徑,實現地區發展的空間融合、功能融合、人口融合、基礎設施融合。

相關新聞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浙江12选5手机软件